相关文章

暗访合肥非法留学中介(图)

来源网址:http://www.jhvia.com/

  打几枪换一个地方;只要有钱,就什么都能办;玩尽手段,让你陷入圈套……凡此种种,都成为隐身在省城大街小巷的各非法留学中介身上的烙印。在这些多达数十家的非法中介背后,是留学中介市场鱼龙混杂、坑蒙拐骗层出不穷的现状。

  2月21日,某出国留学培训中心在安徽饭店举行了自费出国留学咨询会。会上人头攒动,一个个脸上还写满稚嫩的少年在父母的陪同下,怀里抱着大把的资料,在国外大学驻华代理机构的展台间来回穿梭。

  据省教育厅资料统计,截止到2002年,安徽已有800多人自费出国留学。2月21日的咨询会现场的火爆预示着新一轮的自费出国留学热潮又将掀起。

  那么,合肥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市场是否“透明”?有无“黑中介”在混水摸鱼,骗人钱财?在为数众多的自费出国留学者中究竟有多少是通过正规中介机构办理出境的呢?为一探留学中介机构的虚实,日前记者以一名留学咨询者的身份“潜入”几家留学中介进行了暗访。

  一、人去楼空

  日前,一读者给本报打来电话,反映他曾在一家出国留学中介机构办理出国事宜时,为防止上当受骗,在咨询结束前,他提出想看一看公司的“三证”,但没得到满足。这位读者告诉记者,从媒体上,他知道现在出国留学中介市场比较混乱,存在超范围经营、挂靠、黑中介及合同欺诈的问题,让人防不胜防,所以才多留了个心眼。

  为弄清这家中介的底数,记者近日先对这家留学中介公司进行了暗访。

  这家中介公司位于曙光新村附近的“曙光物业”楼内。这是栋4层的陈旧的写字楼,从外表上看,灰色的水泥外墙上的红色油漆早已斑驳,但外墙上的“常年办理新加坡留学事宜”字样仍依稀可辨。

  在二楼楼道的白色墙壁上,歪歪扭扭写有“新加坡留学401”的黑字。记者的疑惑更深了几分。往上走去,楼道愈发阴森,四周也静悄悄的。上到四楼,记者来回找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地方标记有中介机构的名称,401室也大门紧锁。

  “他们早搬走了。”正在记者百思不得其解时,从一间办公室走出来的一位年轻人告诉记者,“说来也奇怪,突然就没声息地走了……因为我们是两家单位,平时不来往,也就没注意哪天搬走的。”

  据他说,这家中介机构只有一间办公室,一部电话,员工也就四五个人。“有段时间生意很好,不少家长和学生上门咨询留学事宜。”

  安徽省的自费留学中介业务起步于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但拥有合法资质的机构仅有3家:安徽皖华出国留学培训中心、合肥工业大学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服务中心和安徽经济管理学院出国留学服务有限公司。其余的大多数中介机构仅有工商营业执照,而缺乏最关键的由教育部颁发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格认定书”。

  那么,这家“常年办理新加坡留学事宜”的中介机构无疑是家“黑中介”。从记者了解到的情况来看,通过“黑中介”办理自费出国留学事宜的学生不在少数。一位业内人士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相比之下,非法中介机构的业务甚至比正规中介机构的更红火。

  而对于辛苦攒钱供子女出国的普通老百姓来讲,接受了非法留学中介的服务即意味着自身利益无法得到保障:一旦出现纠纷,这些中介往往人去楼空,令你起诉无门。

  二、“绝对”和“可能”

  随后,记者又以留学咨询者的身份来到了曙光路上的一家中介机构——安徽国际交流中心。一位自称是中心负责人的中年男子接待了记者。

  记者道明来意后,中年男子表现出异样的热情,连忙拿了份材料递给记者。当记者问起该中心是否是正规留学中介机构时,他掏出一张印有“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字样的工作证,并问记者:“你看我像是假的吗?”

  从对方提供的资料来看,该中心是安徽省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的直属机构。而当记者向中年男子问起,是否有国家教育部颁发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格认定书”时,他却变得闪烁其辞。再三追问之下,也许是记者的急切取信了该负责人,他承认了自己没有资格证书。但同时又说明已经向教育部申报了,估计7月底之前能批下来。

  第二天,记者按材料上的地址找到了坐落于华都大厦的安徽国际交流中心留学移民部。看了该中心气派的装修,你可能不会对这家留学中介的资格产生怀疑。

  一位年轻小姐接待了我们,当得知我们想到新西兰留学时,她的直接使我们有点手足无措:“有钱吗?家庭收入多少?”而当我们问起能否办理成功时,她肯定地说“没问题”。随后,她指着放在桌子上的一份名单告诉记者,这上面的人都已经拿到签证了。

  据她介绍,他们主要办加拿大、新西兰、美国等国家,签证率很高。当记者说一般的签证率为60%至80%时,她很是不屑一顾:“这只是个平均数字。去年他们仅拒签了两个人。你到我们这来办手续,绝对不可能出现拒签。”

  记者问道:“如果我的朋友申请去英国,但是英语成绩却有问题,请问该如何办理?”接待小姐毫不迟疑地答道:“出国留学,最主要的是你想不想去,你有没有足够的经济支持,成绩方面不会成问题。我们可以为您操作的。”

  最后当记者委婉地提出想了解该公司的经营资格时,刚才还一脸笑容的接待小姐,立即收起了笑容,警惕地问:“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公司的?是不是真的要办留学啊?”该女子显然很不高兴,她说,只要是因私出入境就可以经营。至于营业执照上没有经营留学中介这一栏,她反问记者:“能写下那么多内容吗?它包括商务考察、学生签证,还有旅游,这里写不了这么多内容呀。总之,我们有资格经营因私出入境,你觉得你是不是因私出入境呢?如果你说你是公务的,那我们就没办法做,如果你是自费留学,那我们当然是可以做的。”

  自始至终,该中心未能出示教育部颁发的《自费出国留学中介服务机构资格认证书》。

  三、挣钱之“道”

  在暗访中记者还发现,非法中介机构对出国留学咨询服务收费没有明码标价,有的是报3年费用总价和入学第一年的费用,而咨询服务费则包括在入学第一年的学费内,均在1万元以上。为了招揽更多的顾客,有的咨询公司采取给熟人好处费的方法发展新客户,而给客户做介绍时,他们一味强调办理如何便捷,学校怎么好,而对这其中的费用则含糊其辞。

  留学中介挣钱之“道”究竟在哪里?

  一位在留学中介单位工作的咨询人员不经意间向记者透露了她的赚钱“窍门”。她说,一般像他们这些咨询人员赚取的是经手的每月主要业务收入的提成,每谈成一笔留学业务,就可以获得纯利润的5%。如果申请人被拒签,咨询人员只能获得5000元风险抵押金的10%。因此,咨询人员都要想尽办法引诱委托人签约。以她本人的经验,委托人最关心的是学费和生活费用,所以,她常常只把最低的标准告诉对方。而且,外方提供的生活费标准中的餐费一项指的只是每日的早晚两餐,并不包括午餐费和周六周日的餐费,很多人对此一无所知。这样,她便可以为想留学的人“节省”一笔不小的开支。留学生打工在国外通常都是被明令禁止的。有人要问的话,她总是含糊地答道:“好多留学生都在那里找到了做工的机会。”

  对于当前留学中介的现状,记者采访了安徽省教育厅外事处耿处长。她说,目前安徽省仅3家留学中介机构获得了认证资格,而实际办理留学业务的中介组织却多达数十家,有些留学“黑”中介的办公地点并不固定,追查起来相当困难。省教育厅对正规留学中介负有监管职责,而对非法的中介机构却缺乏执法力度。省教育厅会同公安、工商部门随时对留学中介进行不定期抽查。“开明渠,堵暗道”,鼓励高校与国外高校合作办学项目,挤压非法中介的市场空间,最终净化留学中介市场。

  文/本报记者 王雄斌 图/实习生 陆慧敏